• 无障碍浏览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忠诚写进血液,岁月何止如歌——八一有感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20年08月03日

    阅读:

      

      冯玉桢军装

      

      冯玉桢工作

      “产生了英雄却不知道尊重的民族是无可救药的民族。”同样的,有祖先的传统而传承不当的家族是可悲的家族。

      我叫冯玉桢。现任铁岭市铜钟公安分局社区警务队一中队中队长。我的祖籍在铁岭县阿吉镇乌巴海村。村子不大,现在有2000多人口。说是“祖籍”,实际是我父辈以前的家族先人们休养生息的故地,我一天都没在那里住过。但做为家族繁兴之地,发生在这片热土上的故事,我却非常热衷于了解。我们家上溯几代都是享誉乡里的中医大夫,老话叫“先生”,善长治疗骨伤和妇科。医治过铁岭历史上不少的名人。

      在我爷爷过世十多年后,仍有不明情况的外地人赶着马车前来求诊。阿吉街里的老人提起“老冯家药铺”仍能激起往昔的回忆。我运即国运。国家的兴衰映着多少个家族的悲欢离合。“乌巴海”村不大,却能说清楚整部中国近现代史的沧桑剧变。村子的地势西高东低,三面环着小山,俯堪辽河,紧遏连接沈阳、铁岭、调兵、法库的公路枢纽,军事方面是周围数十里地的地形制高点。历史上这一带经常为兵家征集和驻屯所用。被军史专家誉为“辽北小长征的”出发点就在我们村子。现在有据可查的村史当中,从抗日战争到新中国建设时期,400多户人家的乌巴海村当过兵的就有1000多人,参加过各类战争的有300多人,有近80多名革命烈士,出过6位将军,在世的有2位。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了近半个村子的热血儿男。

      我父亲今年80岁了,他兄弟5人,3人当过兵。父亲转业到“北大荒”一干就是30多年。我们姐弟4人都是在黑龙江出生的。我爷爷兄弟三人都是中医,用家传的手艺,在当年的白色恐怖之下,冒着破家的风险医治过许多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当中的仁人志士。奶奶晚年眼神不好,凭着一双巧手不求回报,治病救人,还医治过当时国家的一位名人。老太太享年90岁,当时少有的高寿。过世时,黑龙江合江地区和虎林县委派专人吊唁。我父亲最小的弟弟,我的亲老叔,退休多年,笔耕不缀,致力于历史史料的搜集和整理,结合铁岭县志,写出了上百万字的民间地方志和本县本村的村情民意等著作。受到了辽宁省委宣传部的大力表彰。我是家里的独子,高中毕业时未参加高考,被父母送去了当兵,一当就是十年。在部队上考的军校,后来转业到了公安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我的爷爷奶奶参加过革命,父亲当过兵,我当过兵,现在当警察。儿子今年8岁了,小家伙最爱看的动画片是打怪兽拯救人类的奥特曼。用一句家父经常提及的古话形容我对家族传承的认识,“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一个家庭的兴旺,需要全家人的共同创造。一个家族的兴衰,要靠几代人不懈的努力。“家山虽在干戈地,弟侄常修礼乐风。”有祖先的传统而传承不当的家族是可悲的家族。“产生了英雄却不知道尊重的民族是无可救药的民族。”

      一篇小文,献给我忠爱的人民军队,献给“八一”建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