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浏览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警务报道

    某些警察,严肃的外表下藏着个有趣的灵魂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9年09月28日

    阅读:

      快国庆了,街面上见到警察的几率变得更高,几乎一模一样的制服,一脸的严肃让警察个体的识别率很低。这里介绍几个比较有识别度的警察,或许你在生活甚至在街头,已经见过他们。

    1

      “警察叔叔plus”

      警察都穿着差不多的衣服,做着差不多的事情,你很难对哪个警察印象深刻。但如果上下学时间,你曾在银州区第十小学路过,你肯定会记住这个交警刘玄。    甭管街上多少豪车大咖美少年,毫无疑问,交警刘玄站立的地方,才是整条街道的“C位”。2米12的身高成让大刘成为了十小的行走地标,环绕着一堆小学生的那种存在感,和大客车司机交流时那种平视感,要是换做我的话,心里想的肯定是“先容我傲娇的叉会儿腰”。    不知谁家倒霉孩子有点皮,管刘玄叫“警察叔叔plus”。上岗时感受着或好奇或火辣或惊叹的目光,刘玄仍全神贯注把精力集中在孩子们的安全和过往的车辆上。有的孩子想和这个“警叔plus”合个影,也都乖巧地等在路边等刘玄的护校岗勤任务结束。

      对于“吸睛”的身高,刘玄很自得:自己这大高个儿,不当交警都可惜了,观察视野更宽更远,司机老远看见交警也能谨慎驾驶,对学校门口的交通疏导很有帮助。    刘玄这个脑洞很特别,让人莫名感觉:第十小学孩子们的交通安全开始变得立体……

    2

    3

      练摊“狠人”

      这是个“不务正业”的刑警,上班期间曾搞过“练摊儿”的副业。不过没挣着啥外快,自个还往里搭了不少。    有一段,银州区的龙首市场小偷小摸很多,买个菜的功夫,手机钱包就让人顺走了,那个糟心。警方就盯上了这个地方,郭连江脱掉警服,今天化装成杂货贩、明天又去修鞋,蹲点抓扒窃现行。掀门帘的、用镊子的、二指禅的,一出手就被老郭给摁住,就算跑也跑不过老郭,还是被摁住。几个月的功夫,小偷儿抓了几十个,处理完都知道这个市场有个练摊的刑警“狠人”,结果就是龙首市场的扒窃绺窃发案持续大幅度下降。

      郭连江爱好散打、冬泳、长跑,经常参加一些国际马拉松赛,曾有个小偷被老郭“羞辱式”的并肩陪跑了四里地,瘫在地上被兵不血刃的拿下。在违法犯罪嫌疑人看来,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碰上这么个“生吃黄瓜、活劈蛤蟆”的警察。    被这个职业选手盯上,想跑?是不可能的!

      时间久了,老郭这张脸让“扒手界”印象深刻,再化妆练摊也不管用了,他现在到人多地方溜达溜达刷个脸就是震慑,都知道他是刑警,可“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哪”。现在除了外地流窜过来的“愣头青”,很少有小偷在老郭“罩”的地界上撒野了。    问老郭最近在忙啥?答曰:办案子,研究案子,四处“踅摸”防止发案子。    当然,对于那些有违法犯罪企图的还有句话当讲:在铁岭这种警察里的“狠人”不止老郭一个,执法不分地界,分量自己拿捏。

    4

    5

      大茬子味的“哲理”

      高耀刚是铁西惠安社区的社区民警,40多岁,人特随和,社区里上了岁数的,都喜欢这个大眼睛大耳朵一脸福相,还见到人满脸笑的片警。老高跟社区群众打交道,总是放下自己比较标准的普通话,换成非常接地气的“大茬子”方言。

      前段,住平房的两家居民因为门前一点菜地归谁家的事,起了纠纷。你拔我种的葱,我薅你栽的蒜,谁家立个篱笆墙,第二天准被推倒。因为这点事差点动了手,就有人找来片警老高给评理。高耀刚了解情况,就找来两家满脸不忿的大嫂开始调解。整了句“急头白脸为堵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风趣的开始讲“六尺巷”的故事,还给两位大嫂“敞亮”的品格进行了高度的“商业互吹”。大茬子味的道理通俗易懂,几句话的功夫,俩大嫂心气也顺了,相互一商量就有了结果,各退一米,皆大欢喜。    老高这种朴实的哲学风格深受群众欢迎,再加上他见人三分笑、遇事伸把手,社区里都说这是个老好人。但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老高这两天就跟群众大发了一次脾气。    社区里八十多岁的赵大姨找上了“小高”,让他给主持公道,说儿子喝多了跟她要钱,没给就推搡她。这户人家的情况老高很清楚,老人儿子五十多岁,这些年干啥赔啥,别人也都不跟他来往,自个挺自卑,他就总想着是不是要“干点大事,挣点大钱、快钱”。老高没少关心和开导他,还帮他找了份保安的工作,见有人还关心他、盼他好,这种要“干大事、挣大钱”的念头也就打消了。平时他对老母亲还算不错,这次可让好脾气的老高火冒三丈,找到了老人儿子,劈头盖脸的臭骂:“都说乌鸦反哺,羊羔跪乳,你说你妈这么大岁数你还巴拉她,你是人吗?”“你说人字儿俩撇撑着,一边是德,一边是法,法你不去犯了,但你不孝就是缺德,你还配做人吗!”高警官一顿喷,让老人儿子脸红脖子粗,臊的抬不起头,连连保证再也不这样了。    有联防队员同去,对老高这种边思考、边喷人、边教育的处理方式表示叹服。

      国庆临近,往后的日子也更长。交警刘玄每天当着小学门前的“移动地标”,刑警郭连江坚持着他的“刷脸威慑”,片警老高还在忙活着掰扯大伙的家长里短,有更多的警察也都在做着类似的事情,这些事情凑到一起,就变成了身边的安全、和谐、方便。    不管是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你都可以放心,因为他们就在身边。